林予曦麻豆传媒映画访谈

林予曦麻豆传媒映画访谈

峡谷里没有他们想象中的水面。

但是,峡谷里堆满了厚厚的积雪。

从两边山体上,被风吹到峡谷里聚集起来的积雪。

他们没得选择,只能在积雪上迫降了!

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!

翼装飞行在雪面上的降落!

安娜抬起身体,让身体尽量保持着和地面三十度的角度,向雪面上疾速靠近着。虽然在现实世界里玩过翼装飞行,但都是很正常的玩法,她从来没尝试过水面或者雪面的降落。

能不能成功,她心里根本没底。

就在这时,一股强大的地面乱流从峡谷中吹过,吹向了即将迫降的二人。

李腾紧跟在安娜的身后,但因为切入的角度不好,高度控制得也不好,加上遇到地面乱流的时候没有及时收翼的缘故,他反而冲到了安娜的前面,然后又被那阵迎面而来的巨大气流给抛飞了起来。

安娜很及时地收翼避过了乱流,双脚很快就接触到了雪面,然后,她重新张开双翼,双膝跪在雪面上疾速滑行着,很快就变成了整个身体在雪面上疾速滑行。

高达两百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让此时的她在雪面上就象一颗子弹一样,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轨迹。

艺术发带女孩纯美动人

这些积雪都是从两边山坡上吹下来的。

足够厚,而且足够松软。

几分钟后,松软的积雪终于卸掉了安娜身体高速冲下时携带的所有动量,让她十分安地停了下来。

很快她就在雪面上抬起了身体。

她还活着!

除了腿脚发麻暂时失去知觉之外,她基本上可以说是毫发无损!

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翼装飞行在雪面上的成功迫降!

……

“安娜成功了!她还活着!”艾莎很激动地尖叫着。

“翼装飞行没伞还能在雪面上迫降,闻所未闻,太刺激了!”高飞也很激动。

“李腾好象出事了。”艾莎看向了另一个屏幕。

“撞山壁上了吧?”高飞也看向了另一个屏幕。

“好多血……”兔子少女皱起了眉头。

……

“女的还活着,男的好象撞死了?”刘恍看到李腾撞在了峡谷的山壁上,不由得很是兴奋。

“别高兴得太早,我也想他死,但他每次都没死。”黄讯现在已经有经验了,高兴太早,总是被打脸,他的脸一直都在疼。

现在除非李腾的尸体就放在他面前,不然他是不会开始庆祝的,以免又被打脸。

“他们的死活和我没什么关系了,爱死不死。”虽然杜庆也很希望李腾死,但他这次更希望安娜死,看到安娜安然无恙,他已经无话好说了。

……

爬起身之后,安娜在雪地里艰难爬行着,很快她就发现,前方的峡谷十几米外就出现了转弯,如果她刚才还没有停下来的话,就会直接撞击在峡谷的石壁上。

“李腾!”

安娜意识到了什么,她连忙快速爬了过去。

果然,李腾撞在石壁上了。

石壁上、还有脑袋下面的积雪里都是血,人事不省。

摸了摸他的鼻子,已经没有呼吸了。

翼装飞行是个技术活儿,特别是在靠近地面,到处都是乱流的时候。

象李腾这样经验不足的新手,很容易在这些低空乱流中迷失方向,无法按照自己既定的策略开伞、落地。

更何况是没伞。

那么一瞬间的事情,就是生死两重天。

来不及多想,安娜立刻拿开氧气罩,对着李腾做起胸部按压和人工呼吸来。

为了保持氧气浓度,她直接吸了氧往李腾嘴里吹。

几分钟后,李腾还是毫无反应。

从上次的经验来看,工作人员很快就要过来了。

她必须在李腾进入治疗舱之前,让他保持生命体征。

否则一切努力都白费了。

“醒醒啊!别死啊!”安娜心急如焚。

又是几分钟过去了,李腾还是毫无反应。

“快醒过来啊!”安娜继续施救。

李腾仍然没反应。

“醒了就给你摸!”安娜急中生智凑到了李腾的耳边。

李腾还是没反应。

“免费!”

安娜终于想到了事情最关键的地方。

“真的吗?说好的别反悔啊!”李腾一听这话就醒了过来。

安娜猝不及防吓了一跳,尖叫了一声,身体都弹了起来。

“你装的?”安娜一脸的没好气。

“没有啊,我……唉哟,头痛。”李腾摸了摸脑袋。

“躺着别动,我检查一下你的伤势。”安娜小心翼翼地凑过去,看了看李腾脑袋上的伤口。

很吓人的伤口,头骨肯定是碎裂了。

很快安娜就觉得什么地方不太对了。

他的手,居然已经伸到……

隔着这么厚的翼装,你在摸啥呢?

“无人机,直播呢!”安娜没好气地提醒了李腾一句。

头骨都碎成这样了,还有心情?

实在太佩服了!

“哦。”李腾只好收回了手去。

……

“他还活着!他还活着!”艾莎大声叫喊了起来。

“太好了!”高飞没有象上次那样激动了,这种事,应该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吧?

上次的空难他都活下来了。

“他在做什么?”兔子少女似乎看到了奇怪的事情。

李腾的手……是错觉吧?

无人机里风声很大,听不到安娜和李腾二人的对话。

应该是错觉,他受了那么重的伤,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情呢?

……

“玛勒隔壁!”刘恍此时除了这四个字,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别的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。

“你和冯大海越来越象了。”黄讯记得冯大海上次也说了这四个字,这些和李腾做对的人也太脸谱化了吧?

“这事儿你们觉得正常吗?啊?正常吗?一万米高空啊!没伞!凭什么不死?”刘恍铁青着脸向黄讯和杜庆二人说着。

“这人开挂了,别和他玩,玩不起。”杜庆连连摇头。

“老子要去投诉!”刘恍气急败坏。

他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

群演在影视城没有投诉的资格,也没有被投诉的资格。

只有被惩罚的资格。

现在,惩罚已经结束了。

……

安娜和李腾正说着话的时候,天空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声音。

很快螺旋浆造成的旋风也吹拂了过来。

一架直升机在峡谷的雪面上停了下来。

几名脚上套着雪板的工作人员抬着两副担架走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