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年人的短视频app

老年人的短视频app

,最快更新盛世嫡女:医品特工妃最新章节!

景鸿帝一时间动容无比,方才误会楚君澜是想请旨将她赐给别人,心下不免有些愧疚,语气也变的温和。

“楚君澜,朕再给一次机会,仔细考虑清楚,如今煦儿的情况不好,与说句实话,朕也不可能与他相认,恭亲王心有怨气,对煦儿也不会真心的好,王府里的情况如何,想必很清楚,煦儿若是三五年不醒,就要照顾着他坚持三五年,若一辈子不醒来呢?看在真心为煦儿考虑的份上,朕给一次反悔的机会。”

景鸿帝不是一个愚善之人,能坐上这个位置的谁不是心狠手辣?楚君澜知道,他能问出口,已是最大的仁慈,若她真的反悔,以后只怕会有坎坷的后半生享受——哪个皇帝会准许自己的儿子被人嫌弃?

可楚君澜是真心为了萧煦,并不图什么,也根本不怕王府的恶劣环境。

“皇上的好意臣女心领了,只是臣女心意已决,求皇上赐婚,准臣女尽快入王府照顾世子。”楚君澜端正跪下,郑重的叩头。

景鸿帝垂眸望着楚君澜,眼神复杂又温柔,不由得闭了闭眼。

萧煦是个苦命的孩子,当年他知道徐墨染滑了胎,他还以为自己的孩子已经不在了,后来得知徐墨染生产,只当她与恭亲王有了夫妻之实。

她生下别人的孩子,他彻底放手不闻不问也是理所当然。

只是想不到,他的孩子一直活着,做了十几年的傻子,在王府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,长大痊愈后又展现出那般出众的才华,怪不得他会那么喜欢那个孩子,只看到他就觉得喜爱。

他还曾经想过,或许因为萧煦长得肖似徐墨染,才会让他总是见了他便心生欢喜。

只是不想,那是墨染为他生下的孩子。可他与那孩子还没来得及相认,就倒下了。

清甜东方靓女微笑甜美田园风写真

睁开眼时,景鸿帝一声长叹:“罢了,朕准正月初六日与萧煦完婚。这几天时间,朕会安排身边的内侍去王府照看。”

“多谢皇上!”楚君澜感激的行大礼。

景鸿帝叹息一声,弯腰搀扶:“罢了,起来吧,对煦儿情深义重,朕心里明白。虽然朕不能与煦儿相认,但是也是朕的儿媳妇,朕有许多不得已,只希望能好生照料煦儿,有什么为难不能解决的,都可以来找朕。”

“臣女遵旨。”楚君澜躬身应是,却不会将景鸿帝的话当真。

真正的皇子景鸿帝都没有过多关注,何况是萧煦这个不被承认的?

景鸿帝安排李德方送楚君澜回茂国公府,顺便传旨。又命赵路带着人去了恭亲王府传旨,并留在王府照顾萧煦至完婚。

楚君澜回到家中时已是凌晨,家里人守岁刚散,徐氏和楚桦也才刚回到致远斋。

听说楚君澜被宫里的大太监亲自送回来,徐氏和楚桦赶忙穿上外袍快步迎了出来。

“父亲,母亲。”楚君澜三步并作两步到近前,刚要行礼,就被徐氏一把抱住了。

“好孩子,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,”徐氏一下下的拍抚着楚君澜的背,发现原本就纤细的人又清瘦了几分,心疼的道,“这些日子可苦了了。”

萧煦的事楚家早已经知道,虽是不清楚深情底理,也知道楚君澜这些天必定不好过。

没人关心时,不坚强也要坚强,可她一回到家,徐氏什么都不多问,就先给她温暖的怀抱和真诚的安慰,楚君澜压在心里的焦虑就再也忍不住,眼泪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。

“娘。”

只猫儿似的叫了一声,就咬着牙不吭声了,可徐氏知道楚君澜哭了。

这么坚强的孩子,遇到大风大浪都没见眨一下眼,如今却无助的掉眼泪,徐氏也跟着泪流满面。

楚桦叹息一声,拱手客气的引着李德方去前厅说话,楚君澜怕楚桦会反对,也擦擦眼泪,扶着徐氏一起跟了进去。

“楚大人,皇上的旨意,命楚小姐与恭亲王世子于初六日完婚。”李德方轻叹一声,“这眼瞧着还有五天时间,府上抓紧时间准备吧。”

楚桦心里咯噔一声,身为臣子,他只能遵旨,可是心里却满是疑问。

萧煦不是还没好转吗,皇上怎会忽然赐婚的?

楚君澜怕楚桦多言,解释道:“父亲,此事是女儿去求皇上,皇上才恩准的。萧煦现在昏迷不醒,他在王府中无人照顾,我实在不放心,方才便去看了看,那情况着实是……不大好。我便想着早日完婚,我也好过去就近照顾。”

“……这孩子。”楚桦到底不能在内侍跟前多言。

李德方也知道楚家人有话要说,便起身告辞:“楚大人。咱家还要回宫去复命,皇上还等着。”

“我送公公。”

“您留步,留步。”

楚桦客气的将李德方送出了门,折返回来,进门就问:“澜姐儿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这些日京城里流言蜚语都传疯了,都说世子其实是皇上的孩子,世子那天怎么会忽然吐血?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楚君澜丝毫不隐瞒,将所有情况事无巨细的都给楚桦和徐氏细说了一遍。

“我刚才去王府,正门他们不许我进,我只好翻墙,到了世子屋里,发现屋里没烧暖炕,也没燃炭炉,萧煦穿着单衣躺着,连被子都没有盖,有两个张王妃屋里的老婆子穿着厚实的棉袄在吃酒吃菜,院子里恭亲王安排了六七个侍卫,不许任何人靠近。”

楚君澜擦了擦眼角的泪,囊着鼻子道:“我看恭亲王现在是恨的快发疯,却不敢将皇上如何,就只能拿萧煦来撒气,萧煦身边的人都被恭亲王抓了关起来了,我若是不管,萧煦恐怕会被他们磋磨死。”

“可若嫁过去,有可能守一辈子的活寡啊!”徐氏抓着楚君澜的手,连连摇头。

“不行,不行,娘不能同意,萧煦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,她不醒,就要护着他在王府里讨生活,那王府是什么地方?张王妃他爹虽然只是个五品的刑部员外郎,可她有儿有女,在往府里扎根多深?还有蔡王妃,背后有蔡家,有淑贵妃和寒梅夫人撑腰,与六殿下和淑贵妃素来又不和,就更不要说往府里还有其他的公子和小姐,去了难道要过苦日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