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ios官方版下载

向日葵ios官方版下载

得知船队安全脱离危险区域,再过不久便能抵达南洲码头。始终关注庄海洋船队动态的海事部门,自然也是长松一口气。随即指示南洲方面,做好安置善后工作。

对此番回归的庄海洋一行人而言,虽然渔获没有之前几次多。可所有队员都知道,人命大于天。发生这样的突发情况,他们自然不好继续在海上捕渔了。

令朱军红等人觉得有些可惜的是,他们之前放的蟹笼,在那样的大风大浪天气下,能找回的机率很小。可庄海洋听了后,却表示问题应该不大。

直接道:“咱们扔的是铁笼子,就算浮标找不到,等过两天返回去,我照样能把那些蟹笼给捞上来。就是不知道,笼子里的螃蟹,能不能坚持那么久啊!”

份量沉重的笼子,沉入大海虽然会有些损坏,可笼子依然还是能保住。被引诱进笼的螃蟹,能不能在笼子里存活几天,反倒是庄海洋最需要担心的事。

当船队抵达码头,看着带人在码头等候的孙兴远,从船上走下的庄海洋,也笑着道:“孙哥,何德何能,敢让你这个大队亲自迎接啊!”

“臭小子,找打是吧?这次的事,真的谢谢你了。”

“看你说的,换做是你碰到这种事,相信你也会跟我一样做的。”

如果这次没有远洋捕捞船,庄海洋还真不敢承担这样的救援任务。那种巨浪滔天的情形下,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船毁人亡。他不怕,却要为同船的战友考虑。

简单闲聊之后,庄海洋也很轻声道:“遇难的三名船员,遗体被我单独放置在冷冻舱。船上温度高,我也担心出什么问题。所以,就跟他们同船的人,商量了一下。”

“应该的!你也别太内疚,这种事谁也不希望发生。相比这些遇难的人,其它被你救上来的人更多。要不是你刚好在那里,只怕这次情况会更严重啊!”

拍了拍庄海洋的肩膀,孙兴远也知道能在那样恶劣条件下,救援出被困的这么多船员,已然是件极其幸运的事。甚至在海事救援人员看来,这简直就是一场奇迹。

可爱甜美的邻家少女甜美写真

接近巨浪的条件下,那怕海事部门的救援船,都不敢在那种情况下实施救援。反观庄海洋,硬是在那样极端恶劣条件下,挽救了这么多受困船员的性命。

在其它被救船员的注视下,三具蒙上白布的遗体,很快被抬下远洋捕捞船。等候在码头的海事救援人员,也很严肃的脱帽行礼,给予死者礼仪上的尊重。

那些同船的船员,表情却显得非常悲伤。相比他们幸运的活了下来,这些遇难的船员,无疑运气有些不好。等他们回去后,如何面对遇难船员的家属呢?

对出海的人而言,最怕的便是一去不回。可活着回来,跟抬着回来,无疑还是后者更令人悲痛。即便有赔偿,可人都没了,再多赔偿又有什么用呢?

考虑到接下来没自己什么事,庄海洋也适时上前道:“诸位老大哥,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。把你们安全送上岸,就没我什么事。能回来,终归是好事。”

太多安慰的话,庄海洋也不知如何说。亲历过亲人出海不归悲痛的庄海洋,也知道这次发生的事,或许只有依靠时间去抚平伤口。归根结底,人死不能复生啊!

反观孙兴远却适时上前道:“小庄,你放心,这些人我们会妥善安置好的。”

“嗯!要是没什么事,我就先回去了。这个点,回去应该还能赶上吃晚饭。”

“好!接下来要是有什么事,我再给你打电话。这次的事,估计上面到时还会联系你。”

“行啊!需要我配合的地方,随时找我都行。那三位遇难的船员,届时如何处置善后,希望孙哥帮我关注一下。要是家庭困难,到时我或许能帮衬一下。”

听着庄海洋说出这话,孙兴远也苦笑道:“你小子,还真是乐善好施啊!行,这事我会关注的,有什么消息,到时再电话联系。”

凭借这次救援的事,南洲海事部门也算大大出了一次风头。尽管庄海洋的船队,并非专业的救援团队。可在南洲海事部门,船队也拥有民间义务救援船的名义。

真要记功的话,船队的功劳自然会计算到南洲海事这边来。可以说,渔人渔业公司这样的队伍,相信任何海事部门都希望,麾下能多一些这样的民用船队呢!

除了船只性能优异之外,庄海洋一行人还都是经过专业训练,从海军退役的精英。名义上是民间义务救援队,可实际一点不比专业的救援团队逊色。

跟这些亲自救出来的船员一一拥抱安慰,庄海洋一行很快回船离开。面对这些被救船员的感谢,庄海洋也没拒绝。不管怎么说,他也救了这些人一命嘛!

救命之恩,一句感谢,怎么可能受不起呢?

随着船队启程返回南山岛,留守在岛上的众人,得知他们经历这样的突发情况,也着实被吓一跳。反观回程路上,庄海洋已经给老婆打过电话。

虽然李子妃有些好奇,船队似乎回来的有些早,可庄海洋也没隐瞒的道:“别提了!这次选的海域,突然出现强对流天气,先是暴雨,后面又是狂风巨浪。

幸好咱们的捕捞船够结实,要是换成之前两艘打捞船,只怕未必顶的住。顺带着,又救援了一批遇险的船员。其中有两艘船,都是来自岭南的渔船呢!”

将救援情况告知并未隐瞒,也是不想让李子妃胡思乱想。反正他已经安全归来,相信李子妃也会多说什么。做为老婆,李子妃很清楚庄海洋是何性格。

碰到这种事,让他见死不救。这种事,他根本做不出来!

听完讲述的李子妃,虽然有些被吓倒,却也很庆幸的道:“咱们的人,没事吧?”

“没事!风暴发生后,我就让两艘打捞船先行离开。等明天,我去农场看你!”

“嗯!那你晚上,也早点休息吧!”

有了这通电话,李子妃自然能安心休息。待在农场养胎的日子,虽然多少显得有些无趣。可对她而言,农场何尝不是她的家业呢?

吃过晚饭,庄海洋把打回来的海鲜处理分配一番,很快又带着船队前往小镇出售。而渔人号,救出近百名遇险渔民的消息,已然在渔民圈子里传开。

以至得知消息的渔贩们,看到抵达港口的渔船,也很是钦佩的道:“庄小哥,大气!”

“大气什么啊!这种事,换做你们碰到,想必你们也会做。要不是我的船吨位大,这种英雄我也不敢当的。当时那场面,现在想想都后怕呢!”

“是啊!这海上的天气,还真是难以琢磨。谁会想到,局部海域发生这样的突发天气呢!”

“谁说不是呢!好在这次,没看到有咱们南洲这边的渔船。只不过,今天有不少渔船归港吧?看现在的气象云图,那股风暴有可能形成一股台风啊!”

“这个我们还真没怎么关注!至少现在这天气,看上去还行的!就算有台风,最后会不会从我们这边经过,也不敢说。有消息,上面应该会通报吧!”

对居住在沿海地带的人而言,最为关心的天气,无疑就是行踪不定却每年都会不期而至的台风。那怕眼下不是台风多发季节,却不意味着没有台风。

好在船队归来,庄海洋也没想着急于出海。在南山岛休息一晚,一早又给周边的海洋生物输送一批能量后,吃过早饭便启程前往本岛。

刚好有船运送海鲜,庄海洋自然直接搭便船。而其它的队员,有家眷在农场那边的,基本都会选择一起过去。为了便于两地往来,庄海洋还特意购买了一把中巴车。

如果乘座小车的话,人数一多花费自然也不小。这种中巴车,平时他们不用时,也能用于渡假山庄接待客人。等到达农场,时间自然还早呢!

同样得知消息的王言明等人,得知庄海洋等人归来,也都陆续站在生活区等候。看着依旧未显怀的妻子,庄海洋还是显得很怀念,下车便将对方拉到身边。

回到位于生活区的四合院,泡好茶水的庄海洋,也将这次海上之行的情况说了一下。得知一行人,碰到的是这种极端突发的恶劣天气,众人也都吓一跳。

“这种天气,无法做到及时预报吗?”

“难!事实上,就算海事卫星有所发现,也很难判断出,海上究竟是何情况。等发出预警,有些吨位小的渔船,根本就来不及逃离危险海域。”

一听这话,姐夫刘海诚也适时道:“看来往后你们出远海,还是要买大船才行。”

“是啊!咱们的远洋捕捞船,能扛住巨浪级别的风浪。相比之下,打捞船就有点够呛。”

“按我说,最好什么浪都没有,那才好呢!”

坐在一旁的老姐,也适时插嘴说了一句。可谁都知道,这种期望根本不可能实现。大海之所以令人向往跟忌惮,更多也是来源于它的神秘跟不可预测。

可不管如何,能看到庄海洋平安归来,那就比什么都强。要是船队真在海上出事,只怕王言明等人也不敢想象,这会导致何等残酷的后果跟影响啊!